如何投资理财_理财小知识_新手理财入门基础知识-大邱庄财富网

大邱庄财富网

易纲喊话 补齐金科巨头监管“弱点”

2021-10-13 10:02分类:银行 阅读:

 

与个人征信有关业务全方位剥离

除去支付,易纲还提到了金科巨头们的助贷乱象。

易纲在说到无牌或超范围从事金融业务时指出,中国头部平台公司在拓展电子商务、支付、搜索等各类服务时,获得用户的身份、竞价推广账户、买卖、消费、社交等大量信息,继而辨别判断个人信用情况,以“助贷”名义与金融机构拓展信贷业务合作,等于未经许可拓展个人征信业务。

易观高级剖析师苏筱芮指出,以“助贷”名义与金融机构拓展信贷业务合作,未经许可拓展个人征信业务,此类现象在网络巨头的业务经营中较为常见,主要存在信息安全及与金融消费者权益有关的风险。采集信息的主体借用自己的线上优势对用户拓展针对性推广宣传,但遇见问题又与合作方之间相互“甩锅”,可能存在权责不清的风险,需要从规范上进行健全,针对用户信息的采集、传输、加工等细化各项规定,并厘清各方权责。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针对金科巨头的助贷问题,最近监管频频出手。先是需要平台公司个人信息与金融机构的全方位“断直连”,除此之外又从征信市场角度,将征信替代数据应用纳入监管,剑指“无证驾驶”乱象。

而市场状况则是:现在,不少平台公司学会着大量顾客与顾客买卖数据,并通过助贷业务将顾客流量进行变现。“这是平台公司进步中最容易见到的一条流量变现路径,联合贷、助贷都是如此基于顾客数据进行拓展的模式。”孙扬说道。

近几年来,行业较为突出的问题就是网络平台与金融机构合作拓展“助贷”和“联合贷”业务的定位不明、界限不清。一种状况是网络平台名义上参与出资,但事实上出资比率极低,与其业务分润比率不相匹配;另一种状况则是网络平台名义上提供助贷服务,但事实上在审批风控过程中占据主导地位,合作银行、尤其是中小合作银行的最后审批流于形式。

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金天看来,根据强化监管的工作思路,“助贷”和“联合贷”业务需要各自规范拓展。涉及网络平台出资的业务归属联合贷,出资主体需要持牌,且须符合最低出资比率等需要;不涉及网络平台出资的业务归属助贷,平台此时提供的服务仅限于场景、流量、技术等特定服务,不能外包核心风控环节。

金天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照此需要,现在市场上很多存在的中小银行与网络平台合作的商业模式,包括分润比率、风险分摊约定等面临调整,双方在合作拓展过程中的数据和征信信息获得等环节也将进一步规范。

针对后续监管,易纲指出,金融业务需要持牌经营方面,平台公司拓展金融业务,应遵循“同样业务,同样监管”原则。央行需要平台公司全方位剥离与个人征信有关的业务,通过持牌个人征信机构向金融机构提供信用信息服务,化信息垄断为信息共享。下一步,还将继续健全有关规范,落实个人征信等金融业务持牌经营。

支付嵌套当断则断

时隔仅半月,易纲第三强调金科巨头的支付嵌套问题。

他直言,一些大型科技公司支付业务存在违规行为。其中包括:过去中国平台公司下设的支付机构可分别与上百家商业银行连接并开立竞价推广账户,带来结算最后性问题,甚至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除此之外,部分平台公司违规将顾客沉淀的备付金资金投入于多类金筹资产;平台公司还在支付链路中嵌套“花呗”“借呗”等信贷业务,误导消费者。

易纲还指出,平台公司天然拥有“赢者通吃”属性,可能引发市场垄断,减少革新效率。国内部分平台公司通过交叉补贴等方法抢占市场,获得市场支配地位后实行排他性政策,如排斥角逐对手进入平台、提供服务,微信二维码支付业务仅支持科技集团内部有关App扫描二维码支付等。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早在9月18日,易纲就曾提出“支付机构渗透进入金融范围,提供保险、小额信贷、基金等多种金融商品,提升了金融风险跨商品、跨市场传染的可能性”。

直至十月十日,北京商报记者在多家网络平台上体验发现,这种支付嵌套现象仍常见存在,部分网络巨头通过打折甚至默认的方法,引导用户开通“先享后付”类信贷业务,不少消费者对这种后知后觉的支付方法可谓是“又爱又恨”。

另在支付互联互通上,记者亲测发现,不少金科巨头接入了除自己途径外其他支付方法,对互联展示出拥抱态度,不过仍有部分公司对外部支付途径“设防”,从这一点来看,支付互联互通推进仍存妨碍。

苏宁金融研究院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孙扬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嵌套行为体现了一些平台企业的支付优势,与平台期望借助“自有信用贷”商品进行流量变现的迫切愿望。但一旦嵌套,部分平台为将自己生态贷款商品迅速变现,或对其他消费贷或信用卡商品进行屏蔽,因此也会有垄断嫌疑,限制了消费者的选择权利。

“央行已经多次提醒并需要平台公司整改嵌套行为了。”孙扬指出,后续平台公司要将支付路径进行充分开放,促进公平角逐,给消费者更多选择。

正如易纲最新发言指出,“将来还将继续强化支付范围监管。针对平台公司在支付范围的不正当角逐行为,推进大型网络平台公司开放封闭场景,在支付方法上给消费者更多选择,从而为中小微型企业创造进步空间”。

对于大型金融科技公司进步,监管思路渐渐明晰。十月9日,央行官方网站披露了央行行长易纲最新发言,其在国际清算银行监管大型科技公司国际会议上的讲话中,一定了在技术进步的推进下,中国金融科技蓬勃进步,但也谈到金融科技给中国监管当局带来的新挑战,并提出为持续弥补监管规范“弱点”所推行的多项监管实践。后续,金科巨头们所涉的支付、助贷等多项业务,或迎合规阵痛。

信息采集和“霸王条约”治理

现在,为获得平台企业的金融服务,消费者总是需要向其提供个人信息。易纲也指出,此过程中,大型平台公司存在过度采集、甚至滥用消费者信息的状况,不利于消费者信息安全和隐私保护。

现在,监管对个人信息保护的关注度持续提高。自2021年起,中国陆续颁布了《互联网安全法》《数据安全法》和《个人信息保护法》,着手治理信息采集和“霸王条约”,督促金融机构严格根据合法、正当、最小必要原则采集、用和保管用户信息;另今年以来,已有多家银行、金融科技公司因未经个人信息采集、处置不规范等事由被处罚或被通报。

易纲指出,在强化数据保护,保障消费者权益方面,下一步,央行将在确保个人隐私和数据安全的首要条件下,探索达成更精准的数据确权,更便捷的数据买卖,更适当的数据用,继续激起市场主体活力和科技革新能力。

在孙扬看来,现在,有些平台公司对用户数据保护不够好,大多数人员都可以看到顾客的敏锐信息,缺少规范的数据安全治理。将来,金科巨头要做好金融业务相互之间的风险隔离,要在规范的被严密监管的征信公司参与下做助贷、联合贷业务,要进步好为消费者带来价值的金融服务商品,放弃做流量实惠业务的短平快模式,做“笨业务”。

针对数据保护,苏筱芮则指出,后续,仍需警惕大型金科巨头与传统金融机构在合作过程中借助自己优势地位来过度采集和用用户信息。从这个角度看,通过规范持牌金融机构来约束金科巨头可能成效有限,建议针对金科巨头专门颁布有关政策,细化双方合作中的步骤与业务规范。

郑重声明: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


关注我们

    如何投资理财_理财小知识_新手理财入门基础知识-大邱庄财富网
返回顶部